欢迎来到 - 绿豆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情感故事 >

山的那一边

时间:2013-07-21 15:03 点击:
小时候,山的那一边有我的梦想,因为家在山的这头,学校在那头;长大后,山的那一边有我的牵挂,因为我在山的这头,母亲在那头。 --题记 【一】 一直到十四岁年的夏天,我才能自己下地走路。很小的时候我就一遍一遍问过妈妈: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能自己走

小时候,山的那一边有我的梦想,因为家在山的这头,学校在那头;长大后,山的那一边有我的牵挂,因为我在山的这头,母亲在那头。

--题记

【一】

一直到十四岁年的夏天,我才能自己下地走路。很小的时候我就一遍一遍问过妈妈:“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能自己走路,只有我,想要去哪里,还要妈妈背?”每次妈妈都是先转过脸,然后叹口气说:“因为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。你是天上掉下来的天使,不小心折断了翅膀,所以只有等到伤好的那一天才能自由自在地飞翔。”我相信了妈妈的话,于是再看到别的孩子从家门口奔跑着经过的时候,我不再羡慕他们,小小的我抚摸着自己打着石膏的双腿,在心里想:我是天使,我是可以飞的,我不羡慕你们。

可是后来我又发现,翅膀应该是长在背上的,于是每次洗澡的时候,我都使劲把脸别过去,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翅膀的痕迹,而我的伤,又是在腿上。这时妈妈告诉我:“那是因为你摔下来的时候脚先着地了,所以腿也受了伤。现在翅膀的伤已经好了,伤口也看不见了,所以腿上的也快好了。”我很开心,此后的每一天,我都在期盼着腿好的那一天到来。

【二】

我们的村子坐落在一座不大的山上,只有十几户人家,而且这十几户人家算起来,都有一点亲戚的关系。妈妈说,很多年前有过一场瘟疫,一户人家逃难躲避到了这里,发现这里的山土可以种植粮食,于是便在这里落了户,因为这里四周都是山,鲜有人烟,于是躲过了那场瘟疫。后来,就逐渐演变为现在这个小小的村子。

我喜欢这个村子的宁静,每天早晨,停着家里大公鸡“喔喔”的叫声醒来,坐在灶台底下的凳子上给妈妈生火,闻着锅盖下面飘出的米香味。妈妈总是在粥刚刚熬好的时候用小碗舀起一碗冒着热气的米汤,告诉我喝了伤会好的快,然后把医生开的大小药丸拿过来,看着我一粒粒吞下。

每次吃完药,我都问妈妈一次,我的伤是不是很快就好了,妈妈总是说,快了,快了。可是每次妈妈说完这句话,都会转过身去,一边用衣角擦着眼角,一边说:“是沙子进了眼。”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伤好了以后,可以飞的时候,第一件事就是拿一个大大的袋子,把天上飞的沙子全部装进袋子里,让它们再也不能飞进妈妈的眼睛。我把这个愿望藏在心底,我想给妈妈一个惊喜,因为从我记事起,都很少看见妈妈笑,我要在飞的第一天,把这个礼物送给妈妈,我要看到妈妈开心的笑容。

【三】

为了我的医药费,爸爸常年在外打工,除了过年的时候会回来跟我们团聚几天,我很少见到爸爸。小小的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的腿,爸爸不喜欢我,所以小小的我,并不是很喜欢爸爸。在我的心里,只有妈妈对我最好,我只喜欢妈妈。

关于童年的记忆除了吃药,就是复诊。做手术的时候我还很小,所以没有任何的记忆,而那一次又一次的复诊,伴随了我一整个童年。复诊要去市里面的大医院,而要坐上去大医院的车,必须要翻过这座山,到山的那一边,才有通往市里的大马路。于是每个月复诊的那几天,妈妈都是凌晨三四点就起床,将家里收拾一遍,把米淘好放进锅里,往炉灶里扔一把柴火,然后给我穿衣服。等到我们吃好早饭,捡好复诊要带的病例和单据,家里的大公鸡才开始叫第一遍。

妈妈将那个装满了干粮和水还有病例的包挂在我的双肩上,把带子调紧,蹲下身子,将我拉到她的的背上,然后出门。那条崎岖的山路上,留下无数妈妈沾满露水的脚印。

【四】

每次,我们都是在一座大桥下下车,然后妈妈背着我走过去。那座桥很长、很长,每次妈妈都要走半个多小时,我问妈妈为什么不等过了桥再下车,妈妈说,这座桥是长江大桥,风景很美,妈妈想多看看。我似懂非懂地点头,然后转过脸,看向江上的风景,可是我感觉并没有妈妈说的那么漂亮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要去市里坐车,不过那座桥和过了桥,车费差五块钱。原来妈妈不在过了桥下车,是为了省那来回二十块钱的车费,原来妈妈也没有觉得那座桥的风景有多美。

到了市里面,我发现市里的房子都比那个长江大桥要漂亮,于是我对妈妈说:“长大后,我也要住到市里来,住进这样漂亮的房子里。”妈妈说:“妞妞很有志气,那以后妞妞要用功读书,要是考上大学了,就能住进这么漂亮的房子里。”我在妈妈的背上使劲地点头,表情无比的坚定。

奇怪的是,对于医院的记忆倒不如这些深刻了。后来我听说人的记忆是会在潜意识里进行选择,把自己不喜欢的删除掉,如果过了三个月,你不去想某件事,那么这件事在你脑子里就会淡一点,再过三个月,再淡一点,直到忘记。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把医院的记忆删除掉了,我只知道现在当我想要写这些的时候,就只有满眼的白色大褂和刺鼻的药水味,其它的,就没有任何印象。

【五】

六岁的时候,妈妈把我送去了学校,那是隔壁村的一所小学,因为我们的村子实在太小,根本办不了学校,于是小孩子都只能去山那边的隔壁村去上学。对于那些正常的孩子来说,山路虽然有点难走,但是每天都走的话,也就习惯了。可是对于我来说,一旦去上学,就意味着妈妈每天都要接送。

我记得爸爸问过我:“妞妞想不想读书?”我点头说想,然后他就没有说什么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本爸爸是不同意送我去学校的,一是怕妈妈太辛苦,二是怕我在学校会被别的孩子欺负,是妈妈的坚持,才让爸爸改变了主意,最后说,让孩子自己决定。于是,我开始了在妈妈背上上学的日子。

每天早上我们到达学校的时候,刚好第一缕阳光透过教室的窗户,照在我的位子上,于是我在这样的温暖下,翻开书页开始早读,妈妈在那晨光中离去。到了傍晚,太阳刚好悬挂在隔在学校和我们村的那座小山的山尖上的时候,妈妈便踏着夕阳过来接我回家,我在妈妈的背上看了无数个日出和日落。

于是多年以后的今天,当我想起太阳的时候,就会同时想起妈妈的背,那是和太阳同样温暖的颜色。

那个关于天使的梦想,在我十四岁的那年破灭。在我下地的那一刻我发现,其实我根本不可能飞起来,可是我并不觉得失落,因为我终于可以和别的孩子一样,自己去翻过那座通往学校的山了。我终于知道,为了使我对未来充满希望,妈妈给我编织了一个多么美的童话。从此,我觉得妈妈就是这世上最厉害的童话大师,比安徒生都要伟大。

【六】

我最终没有能兑现那个在妈妈的背上许下的诺言,因为小学时总是因为复诊而缺课,成绩一直都一般,后来腿好了的时候已经是初二,但是也已经为时已晚。我对妈妈说:“我不能带你去住市里的大房子了,因为我考不上大学。”妈妈说:“只要和妞妞在一起,妈妈住什么房子都很高兴。”因为妈妈这句话,我才不再那么自责。

中考的成绩下来,我离分数线还差很远,妈妈要我去复读,我不愿意去。因为我看到村里很多比我大一些的孩子初中毕业后都出去打工了,有好几家都盖起了漂亮的楼房。那时候家里的房子是村上最破的,为了医治我的腿,花光了爸妈所有的积蓄,还欠了亲戚很多的钱。我也逐渐从村里人口中知道,原来我的腿是因为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从别人家的台阶上摔下来,小腿骨粉碎性骨折,后来在小医院手术不是很顺利,腿骨里面产生了病变,所以才会那么多年不能走路。

知道这一切的我就很想出去打工,既然不能让妈妈住进城里的楼房,那么就挣钱给妈妈在山里建一座楼房。为了我,爸妈已付出太多太多。爸妈也没有太坚持,因为在那个时候,不光是我们这个小村子,就算我们整个镇上,也没出过几个大学生,于是后来,妈妈就带着我到外面的服装厂上班。

因为不再有大笔的支出,加上爸妈和我挣钱都很拼命,家里的条件逐渐好转,几年后,终于也建起了楼房。

【七】

后来,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。其实也不能这么说,因为他是我中学的同学,只是读书的时候接触不多,后来在同一家厂里面遇到,觉得彼此还蛮有缘,于是就逐渐走近了起来。

老公的家在我们村子的隔壁,房子建在那条通往市里的公路边上,是座漂亮的楼房,所以从一开始交往,妈妈都没有反对。后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妈妈说:“妞妞终于可以不用像妈妈这样,一辈子困在这山里了,可以每天看见车来车往,想去市里也不用翻山越岭了,真好。”那一刻,突然有泪水涌出了眼眶,我拉着妈妈的手,哭着说:“妈妈,妞妞不嫁,妞妞要一直陪着你。除非你陪我去,不然我哪也不去。”妈妈用手抚摸着我的头,笑我是傻丫头。

结婚那天,迎亲的车子只能开到山脚下,三叔家的堂哥把我背下了山。附到堂哥背上的那一刻,我突然就想起曾经在妈妈背上的那些个晨起和日落,眼泪瞬间在脸上漫延。泪水滴落在堂哥的背上,滑落到路边的草尖,我仿佛看见那无数个晨曦下,妈妈沾满露水的脚印。我不敢回头,因为我知道,妈妈此刻流的泪一定不比我少。

那一刻,我对自己说:不管我以后走多远,这座山,永远是我心底最深的牵挂,因为这山的那一边,有我最最思念的妈妈。

最后,我想对爸爸说一声对不起,女儿至始至终都只是在写妈妈,而没有太多的提到爸爸,但是那不代表我不爱爸爸。因为我知道,妈妈幸福了,爸爸也就会幸福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