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绿豆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现代诗歌 >

当下中国现代诗歌的 大局体构已经建立

时间:2018-06-13 00:31 点击:
诗人徐敬亚 观点1 目前现代汉语巨大的弹性空间,完全可以满足现代人思维的表达,甚至可以基本承载各类先锋性语言试验 观点2 这一语言背景下的中国现代诗,除了

  目前现代汉语巨大的弹性空间,完全可以满足现代人思维的表达,甚至可以基本承载各类先锋性语言试验

  观点2

  这一语言背景下的中国现代诗,除了在这个系统内部纵横驰骋之外,还利用汉语的缺欠与优势,进行了三个方面的变形、越位、出格的诸多突破与演练

  观点3

  中国新诗经过百年的发展,无论巨量的诗人规模、巨量的形成文本、巨量的逐时创作数量,还是内部的百十家风格流派,或是延展发育上的多重向度与多重维度,在世界各国、各民族的同类艺术体裁中,均处于强势

  观点4

  现代诗已经长出了属于自己的、自由的翅膀。它已经可以轻松地、随意地飞入中国人的内心深处,飞入到无数精致、细密的心理空间,与现代中国人的琐碎生存,达成了几乎无间隙的同构与同步

  观点5

  中国诗歌的数量在递增,而整体水准在下滑。诗歌内部蕴含着的生命价值、生命激情、生命闪光都在下降

  观点6

  诗歌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变成了一种精神自慰、一种精神身份的辨认。无数自命的、自称的诗人努力地挣扎着,用微弱的精神呼吸,极力地表现着与世俗的分离与差异。今后这种平庸的趋势只会加剧

  1

  中国现代诗进行了三个方面的突破与演练

  第一,利用汉语最独特的表象功能,使中国现代诗成为世界上意象性最强的诗;第二,利用汉语在性、数、时态等方面的缺欠,扩大了诗歌的模糊、朦胧、不稳定;第三,利用汉语“粘合语”的随意性积木特点,制造出了比其他语种更丰富的多方面效果

  历史的功劳簿总是过去大、现在小,这不公平。残酷地说,所有的历史都是为了铺垫现在!谈到百年新诗的历史时,徐敬亚这样说。

  诗的最高、最终极的轨迹,是也只能是由少数天才诗人传递所组成!无数普通人的辛勤努力的最终结果,只是在为迎接未来的天才诗人的出场而发出的前奏。因此回望的时候,必须残酷地忽略那些曾经占据了历史地位,但并非天才的诗人。谈到百年新诗中的诗歌经典时,徐敬亚这样说。

  今天,当回顾新诗刚诞生的状况时,徐敬亚说,100余年前,在中国白话诗刚出现时,现代汉语还很不完善。表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基本的语法体系没有建立,或者说中国人当时还没有归纳、总结出白话汉语的一整套语法规律。因而作为一个虚拟系统来说,它就很难达到语言系统的两大标准,一个是规范化,一个是稳定性。第二个不足是词语的数量严重缺项,很多现代生活用语,包括自然科学的用语还没有从日本等国移植过来,无法与现代生活细节产生足够大的对应面积。第三个不足是缺少复句系统,包括词的性、数、时态等都不清晰。这大概就是一直到清朝晚期中国古代日常白话系统苍白的原始边界。

  经过100年的发展,徐敬亚认为现代汉语在以上三个范畴内都基本成熟,成为一个庞大的、综合性语言体系。这个语言体系近期以来在口语方面又产生了多个向度的突破。可以说,目前现代汉语巨大的弹性空间,完全可以满足现代人思维的表达,甚至可以基本承载各类先锋性语言试验。而在这一语言背景下的中国现代诗,除了在这个系统内部纵横驰骋之外,还利用汉语的缺欠与优势,进行了三个方面的变形、越位、出格的诸多突破与演练。第一,利用汉语最独特的表象功能,强化了词语的独立性与凝固性,使中国现代诗成为世界上意象性最强的诗;第二,利用汉语在性、数、时态等方面的缺欠,扩大了诗歌的模糊、朦胧、不稳定;第三,利用汉语“粘合语”的随意性积木特点,在词语拆分、组合中,制造出了比其他语种更丰富的虚实关系、语法错位、移情通感、无厘头表述等多方面效果。

  提起著名诗人、评论家徐敬亚,诗歌界无人不晓。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出现的三篇为朦胧诗辩护的文章中,争议最大、影响最大的就是徐敬亚的《崛起的诗群》。《崛起的诗群》发出了中国文学现代化的呼声,公开亮出了现代主义的旗帜。这篇写于1981年、并非是为了发表而写的2万多字的长文,处处洋溢着一位大三学生的风发意气,今日重读仍让人激情澎湃。

  2

  宏观地看,当下的中国现代

  诗歌的大局体构已经建立

  在诗意方式、感觉方式、语言方式上,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独自的生命哲学与诗歌美学。细微地说,在诗的内部建筑形态、节奏音律、语感意味、语词转化、意念变异等各方面,也早已完成了细节建构

  在谈到新诗现代倾向的兴起及背景时,徐敬亚说:“我郑重地请诗人和评论家们记住1980年。这一年是我国新诗重要的探索期、艺术上的分化期。诗坛打破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单调平稳的一统局面,出现了多种风格、多种流派同时并存的趋势,带着强烈的现代主义文学特色的新诗潮正式出现在中国诗坛,促进新诗在艺术上迈出了崛起性的一步,标志着我国诗歌全面生长的新开始。今天,面对一大批新鲜的诗篇,我们完全可以说它们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表现手法,促使新诗在结构、语言、节奏、音韵等方面发生了一系列的变革。这种变革持续至今。”

  “宏观地看,当下的中国现代诗歌大局体构已经建立,在诗意方式、感觉方式、语言方式上,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独自的生命哲学与诗歌美学。细微地说,在诗的内部建筑形态、节奏音律、语感意味、语词转化、意念变异等各方面,也早已完成了细节建构”。中国新诗经过100年的发展,在徐敬亚看来,无论巨量的诗人规模、巨量的形成文本、巨量的逐时创作数量,还是内部的百十家风格流派,或是延展发育上的多重向度与多重维度,中国现代诗在世界各国、各民族的同类艺术体裁中,均处于强势。在全球的诗歌参与、诗歌交流、诗歌影响上,与全球几大语种相比,中国现代汉诗亦不落下风。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至今的30多年来,中国现代诗更以一浪高过一浪的再生姿态,一代人衔接一代人的相互影响,在不倦地逶迤、蔓延……

  “也许,现代诗的总体气度还达不到古典诗歌那种高远与飘逸,在自由诗意与严酷格律的神秘关系上,中国古人达到的高度的确也难以超越。但现代诗已经长出了属于自己的、自由的翅膀。它已经可以轻松地、随意地飞入中国人的内心深处,飞入到无数精致、细密的心理空间,与现代中国人的琐碎生存,达成了几乎无间隙的同构与同步。成为当代中国人灵魂的最高意义的出口,基本承载了民族最难以表述的、最前沿的精神躁动”。当谈到中国诗歌发展的历程时,徐敬亚对记者说,如果想一想,几千年来,中国人一直摇头晃脑地哼吟着诘屈聱牙的古调子,百年新诗几乎完成了一次不可能完成的转变,像一个人在一瞬间彻底更换了自己的皮肤,同时彻底更换了眼耳鼻喉及声带。不过也别说得那么玄,其实非常简单一句话:现代诗取代古典诗,全面进入生活,基本上完成了中国人对诗歌的日常需求。

  3

  当下诗歌的确发生了很多很大的变化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