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绿豆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抗战 > 抗战图片 >

探访福建抗战老兵:每个老兵都是一部活着抗战史(组图)

时间:2018-12-05 12:26 点击:
探访福建抗战老兵:每个老兵都是一部活着抗战史(组图) 老兵,抗战,日军,

一周前,在漳州龙海,志愿者为88岁老兵杨志道送去“抗日英雄”字画,老兵回敬军礼(“关爱福建抗日老兵”微博图片)

  一周前,在漳州龙海,志愿者为88岁老兵杨志道送去“抗日英雄”字画,老兵回敬军礼(“关爱福建抗日老兵”微博图片)

闽南网9月2日讯 69年前的今天,日本东京湾,美军军舰“密苏里”号上,日本代表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,中、美、英、苏等9国代表相继签字。

至此,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,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。

为了等到这一天,多少人死于非命。多少人遭遇抢夺强奸甚至惨无人道的细菌战、大屠杀。中国军队伤亡380余万,中国人民牺牲2000余万,军民伤亡总数超过3500万。

为了这一天,多少人痛击侵略者。1938年5月,日军攻战福州、厦门;之后还轰炸石狮永宁和惠安崇武。八闽子弟,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游击,奋起抗战

为了这一天,我们还要记住更多的日子。比如,9月18日日本开始侵略中国;7月7日卢沟桥事变;12月13日,日军在南京屠杀30余万人。而9月3日,则是一个辉煌的、更值得纪念和庆祝的日子。

为了这一天,中国人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巨大的牺牲。1942年,在抗战的艰难相持时段,中国还是毅然出兵缅甸抗日,13万远征军埋骨异乡。抗战末期,日本陆军还有64%的兵力在中国战场;中国战场歼敌占日军二战总伤亡的70%,以至美国总统罗斯福感叹:“假如没有中国,假如中国被打垮了,你想有多少师团的日本兵,可以调到其他方面来作战……”

这一天,在抗战胜利69周年后的今天,这份纪念显得更有分量。

今年2月,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,将9月3日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。和往年不同,这一纪念日正式经立法确认,上升至国家行为,体现国家和民众的意志。

纪念胜利,热爱和平。不忘历史,开创未来。

今年7月7日,习近平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仪式上说,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,也是最好的清醒剂。中国人民对战争带来的苦难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,对和平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。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。

在纪念日前一天,海都记者走访泉、厦、漳、龙四地,探访仅存的国共抗战老兵、战争亲历者以及历史遗存地,纪念抗战胜利,纪念抗战将士的人生。

薛老的左眼视力还不错

薛老的左眼视力还不错

每一个老兵 都是一部活着的抗战史

95岁的薛书琼,在他18岁那年,从南京大屠杀的尸堆里爬出,挣扎着逃离后,再次参军;

98岁的练传志,是一位传达兵,仍苦练投弹、刺杀。在一次送信途中,他独自击倒2个日本兵;

85岁的李祖景,本是富足家庭的小公子,抗战爆发后家破人亡,他13岁便成为地下党员,白天上课,晚上给小伙伴宣传抗战知识……

战争到来,他们只是青少年甚至孩童,却被迫见识了杀戮、残害,亲人离散、家园崩塌。而一朝成为战士,曾经的恐惧就成为强大的力量。抗争,无论手中是枪,是笔,是药箱,是鸡毛信,还是财粮物资。

铭记历史,就请记住他们的名字。

薛书琼: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

老兵薛书琼,是龙岩上杭下都乡豪康村人。海都记者到达时已近黄昏,薛老正在门口专心看报。

他只剩左眼—右眼被弹片击中,瞎了;左手也残了,手指弯曲;腰部还有一处枪伤。这都是参军十多年的印记。红军、新四军、解放军,还有国民党的部队,他都参加过。

1935年,16岁的薛书琼在下都乡加入红军,参与南方游击战。2年后,所在部队改编为新四军,北上抗日。不久,在上海的一次战斗中,他与部队失散,被国民党军队俘虏,成为一名国民党士兵。由于上过几年私塾,能识字,薛书琼成为国民党87师261旅521团的文职人员。

谈及南京屠城,老人立即激动起来,挥舞双手,一遍遍地说:“一个多月杀了30多万人呐!”

薛老说,1937年12月,他随军驻守南京孝陵卫。13日,南京沦陷,他和战友们败退入城,并向板桥河下关逃窜。“到了江边,我们用木头、门板作工具泅水,被日军发现,一阵扫射,江水被染成红色。”

慌乱中,薛书琼回到城中,扮成难民,躲在夫子庙的难民收容所。可仍未逃过日军的追捕,12月下旬,他同近千人一起,被带到雨花台。周围全是日军,地上数十挺机关枪。

下午3时,灾难开始了,“一两百个日军用机枪对着我们一阵扫射。”空中回荡着惨叫声,人们一片片地倒下,薛书琼只感到腰部一疼,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。

“醒来时,和现在一样,黄昏了。”他睁开双眼,身上压着一个人,身边尸体堆积如山,血流成河。薛书琼挣扎起身,和另2名幸存者一起,踉跄着逃至南京城南的板桥,被一位苏姓医生救下。

离开南京后,薛书琼又加入新四军,并参加了解放战争。1949年,他回到老家。

1995年,抗战胜利50周年,薛老还回忆自己的亲身经历,写下《我所目睹的南京大屠杀》一文,发表在当年的《中国青年报》上。

如今,薛老身体康健,思维清晰,每天看电视看报,晒晒太阳,生活简单宁静。他说,南京大屠杀虽已过去70多年,但那份记忆一直无法抹去,“战争是残酷的,谁都不要打仗”。

练传志给记者看当年的作战日记

练传志给记者看当年的作战日记

练传志:穿越火线的鸡毛信

电影《鸡毛信》让我们认识了海娃这个小小“情报员”。而龙岩武平岩前镇灵岩村,有一位真正的传达兵—练传志。

练传志生于1916年,读过7年书。1939年,他随同乡来到广东,加入当时国民党62军157师,从粤北大战开始了自己的兵戎生涯。因为有点文化,他在通讯连负责传送公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该师师长正是抗日将领、同为岩前镇人的练惕生。练惕生和叶剑英是同学,后于1949年参加闽西起义,曾任福建省政协副主席等。练传志的孙女婿练建安,当过记者,写成《抗日将领练惕生》一书。

练老家中,至今存着一份手写的名单,上面记录着练惕生麾下的20多名武平籍从军者。名单显示了练传志的职务:62军第157师通讯连传达班上士班长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